快捷搜索:

他赶紧对周仓说道老周这都什么时候还讲什么江

 信使也并非就是无缘无故这么说,主要是他之前也听到魏延就是如此对自己说的。那意思就是,要是主公说了,那么就把一切都推到他身上,都无所谓,所以信使这时候也算是没有那么太多太大的顾虑了。
 
    其实在魏延看来,这自己主公派来的信使,倒还不是那么了解他。至少他心里就清楚,这都如今这个时候了,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的话,自己主公是绝对不会去怪责谁的。毕竟大敌当前,团结一心,那才是最为重要的事儿,其他的吗,都可以先放一放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自己主公自然是那聪明人,只要自己带兵前去武陵,他心里自然便是满意的。至于说其他不是那么太重要的东西,自己主公自然是不会那么看重。至少对于这个,魏延他还是有些自信的,所以让信使跟自己一道回去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。而对方所担心的那些,自己认为其实几乎就是没可能发生。
 
    再说了,就算是发生了,那又如何,到时候只要自己跟自己主公解释,那么就完事儿了,信使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责任的。毕竟不是他不想回去,而是自己给他留下的。自己主公,那也是天下枭雄人物,所以他绝对不会去为难一个小士卒的,这便是魏延的想法。
 
    所以说魏延他也算是预料到不少情况了,不说几乎是每一种可能他都想得到,但是几乎是所有,他都想过了。至于说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去做,是,他确实是有显示自己的意思,这个一点儿不假,因为他魏延魏文长,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或者说就是因为这个,便促使了他,就是要如此去做。那便是魏延想要看看,自己主公到底脾气秉性都如何。说白了,他这何尝不算是一种试探呢,但是一般般的人,却绝对是想不到这些的。刚投靠一主公没多久的属下,这便开始去试探自己主公了,说起来,这事儿严格来说,算是犯了忌讳。(。。)
 
 
第四七八章 凉州军再攻作唐
 
    如果说碰到一个不错的主公,可能还不至于把敢试探他的属下给如何,也就是印象不好,或者也可能雪藏不用,要不就是如何如何如何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或者更准确来说,还好刘备不能说是一个心胸特别狭隘的这么一个主公,所以哪怕他知道魏延如此,他也不会太过对其人如何。最多就是敲打敲打他完事了。如果说是换成另一个,天下奸雄曹操曹孟德,那么……
 
    后果是不堪设想,而魏延呢,他自认为自己还算是了解自己主公。而自己呢,虽说是如此,但是最后也不会怎样,至少他心里就清楚,和人家曹孟德兖州军还有马孟起的凉州军相比,自己主公这儿,那确实是缺兵少将的。而别说是这两方了,就是和人家江东军比,己方也未必就是占什么便宜。
 
    所以在这个时候,魏延认为,自己主公不会把自己如何,毕竟他是需要自己为他效力,哪怕他有这个心思,但是如今却绝对不会这么去做。
 
   
 
    经过了第一次试探性进攻之后,一日过后,马超凉州军,在马岱的带领下,进行了第二次的进攻,不过不是试探,而是实实在在的全力进攻。
 
    城头的周仓和裴元绍,别看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。可两人却是出了汗了,虽说还不至于是满头大汗,但也确实。汗是不少。这不止是他们两人累的,这也确实是担心忧虑得不行,毕竟这要是能守住作唐城时日多了的话,那么最后守不住,也是两人功劳。
 
    可要是没两日便被人给攻破了城池,那么无论自己两人如何去尽力,最后也是。什么都没有,别说是功劳了。就是苦劳,那都没有。想想确实,虽说“不以成败论英雄”,但是这话显然不会适合他们这两位。
 
    所以周仓和裴元绍两人。哪怕不是为了那功劳,但是却也不想让自己连个苦劳都没有,所以是卖了老命了。真就是如此,熟识他们两人可都知道,看得出来,此时此刻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不说他们已经是玩了命吧,但确实也差不多少了,说起来,这可都是被逼的。[www.mianhuatang.cc 超多好看小说]要不那话说得怎么就那么有道理呢,人都是逼出来啊!看看如今,此时此刻的周仓和裴元绍。其实就不难理解一些东西了。
 
    哪怕是第一日,也就是昨日,两人还都没这样儿呢,结果今日,就变成了如此模样……
 
    没办法,形势所迫。也是不得不如此,不可能不这样儿。要是再不如此的话。没准一会儿城池就要被人给攻破了。当然了,至少如今这个时候,周仓和裴元绍还没认为己方的作唐城,就那么容易被攻破。
 
    怎么说呢,这凉州军是,他们昨日是试探进攻,但是昨日自己两人可也没卖命没用全力吧,所以这昨日和今日,那不能同日而语,不能相提并论。他马岱此时是尽力了,可自己两人却也没有偷懒啊。关键是,这要是一失误,那么等待自己两人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周仓和裴元绍倒是不怕什么,但是辜负自己主公信任,这却是两人不想要的。如果说如今这个情况,显然自己主公是希望两人能坚守几日,这是必然的。但是自己两人的表现,却还是不够啊,是,这士卒人少,战力没人家强也是个问题,不过说起来……
 
    这也只能算是一个原因吧,关键周仓认为,还是自己和裴元绍,俗话说的好,所谓是“兵熊熊一个,将熊熊一窝”,这主将要是不行,那么别的估计也白搭。两人倒是没听过,但马超要是知道周仓心里的意思,他就肯定会说,还是那话,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绵羊,最后还是能胜过一只绵羊带领着的一群狮子。这就足以说明了一个头领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了。
 
    所以说,不管汉军是绵羊还是狮子,关键还是看周仓和裴元绍他们两人,他们是什么,最终也许就会决定此次战役的最后结果!但是凉州军破城,倒是大势所趋,这是避免不了的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马岱带领凉州军士卒向城头进攻,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是带着己方士卒严密防守,生怕被马岱登上城头来。
 
    结果怕什么就来什么,没过太久,马岱还是登上了城头,周仓一看,是骂了一句,然后赶紧冲着裴元绍喊道:“老裴快来帮忙,杀他娘的!”
 
    周仓倒是没直接喊去对付马岱,但是那意思,不用多说了。他也知道,这自己和裴元绍距离不远,所以他还能看不到马岱已经登上城头了?
 
    确实,周仓所想没错,裴元绍当然是早就看到了马岱登上城头了。他倒是想说,怎么老周你居然没防住他?不过这话除了自己发发牢骚之外,好像真是半点儿用都没有。
 
    不过他在听了周仓所喊后,是忙提着环首刀就奔向了马岱,而且嘴里还说着:“马岱,拿命来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他当然也是看到了裴元绍向自己过来了,而且还举着环首刀劈向了自己。他心说,你要是文丑、太史慈那样儿的将领,我还真是,不敢托大。不过就你裴元绍,说起来武艺还不如我呢,我能惧你?
 
    想到这儿,马岱便拿着自己的环首刀迎向了裴元绍的环首刀,嘴里还大喝了一声:“来得好!”
 
    结果此时裴元绍的一刀到了,两人的环首刀正好是对劈了一下,马岱不过向后退了一步,而裴元绍却是直接退了三步,这就看出来两人的差距来了。别的不说,就说这力量上的差距,那就是马岱强裴元绍一些。
 
    裴元绍缓了一下,他赶紧对周仓说道:“老周,这都什么时候,还讲什么江湖规矩,一起上啊!”
 
    裴元绍那意思,这我一个人根本不是人家对手,你要是再不上的话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你这就是眼睁睁看着我败啊,不过我败不要紧,但是这城池……
 
    其实裴元绍就是这个意思,那意思你周仓别再想什么江湖规矩了,什么英雄好汉,不能以多欺少之类的,再那样儿的话,咱们可都全完了啊。
 
    当然别看裴元绍的意思不少,但是话就那么一句,凭借两人多年的了解,周仓自然知道裴元绍话中的意思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周仓也是一横手中的环首刀,直接奔向了马岱,然后也是大叫,要杀马岱。当然这话不过就是给他提提胆气而已,说起来他自己也明白,自己是杀不了其人的。
 
    裴元绍一看,是心里高兴,心说如此就对了,这样儿还怕他马岱什么?真是,自己承认,自己不是他马岱的对手,但是自己和老周两人,难道还不如他一个了?老周他在步下的武艺,应该是要强于这个马岱的,当然最次两人也是平手,但是再加一个自己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是什么,都不用多想了,看到周仓和马岱两人交上手了,裴元绍也是大喝了一声,加入战圈。没办法,虽说这个说起来,是有点儿胜之不武,但是要守不住作唐城,那么说什么都没有用了。
 
    反正在裴元绍看来,自己宁可是两人对付他马岱一个,让别人随便去说,也不能守不住这作唐,要不然的话……
 
    至于说周仓那边儿,裴元绍不认为周仓是个不知变通的人,反而他觉得有些时候,对方其实比自己要强得多得多,这都不用多说了。要不然的话,此时此刻的周仓,肯定不会过来,但他可不是那些头脑一根筋的腐儒,所以自然而然,在听到了裴元绍的大喊后,他是义无反顾地过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此时则是大笑道:“来得好,你们都上吧,我又有何惧?”
 
    马岱自然是不怕什么,不过说实话,他和周仓的水平,其实差不多,但是裴元绍这么一上,他确实是要抵挡不住了。
 
 
第四七九章 退马岱凉州鸣金
 
    说起来裴元绍那武艺确实是不如马岱、不如周仓,但是即便如此,他却也不是废物,这是肯定的。<strong>小说txt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所以,他加入进战圈之后,马岱和周仓平手的形势,不说是急转直下,但也真是,他陷入了被动。
 
    哪怕他是不怕什么,而且以他的武艺,就算是败,但却也不会受伤。但是面对两人的夹攻,马岱其实还是有些不太习惯,并且也真是费了力了。
 
   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,无论是周仓,还是说那个裴元绍,他们两人步下的功夫,还都算不错。周仓就不用说了,自己都不见得比人家强,至于那个裴元绍,也是不错,比一般般的三流可强多了。
 
    所以从之前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流了不少汗,到了如今马岱出汗最多,这算是调转过来了吧。
 
    不过一时半会儿,马岱肯定还不会输,但是久了,他肯定要顶不住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着急的不是马岱,反而是周仓和裴元绍,毕竟最开始是马岱一个人登上了城头,可这个时候呢,凉州军士卒登上城头的是越来越多,如果按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的话,那么己方可就要支持不住了。
 
    周仓大喝了一声,“老裴,动真格的了!”
 
    其实都不用周仓如此去说。他只要给裴元绍个眼色一个动作什么的,他就都明白。而且就算周仓不这样儿,裴元绍也准备如此了。不过这时候周仓喊了出来。其实也是正合他意。不管怎么说,他是觉得到时候了,是该用绝招的了。
 
    于是马岱倒霉了,在周仓和裴元绍两人的
    所以此时的马岱是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今日,也应该是结束了。”
 
    看到自己将军都被敌军主将给打退,凉州军士卒的士气,确实是下降了一大块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。如果马岱不如此的话。那么凉州军的士气也不会如此,但是这已经是既成事实,那也是没有办法。无可奈何的事儿。
 
    而周仓和裴元绍军旅这么多年,两人自然是经验丰富。因此马岱到了城下的时候,两人就指挥者己方的士卒,直接是杀向了如今士气低迷的凉州军士卒。
 
    只听周仓他大喊道:“弟兄们,给我杀啊!马岱已经被打退,上不来了!不怕死的。有卵子的,就给我杀!”
 
   
 
    周仓出身市井。所以他说了句比较粗俗的话。但是还别说,就这样儿的话,才是士卒更喜欢听的。毕竟士卒有几个念过不少书的,别说不少了,就是有几个看过书的,这都不好说啊。因此应该说他们几乎所有人,都和周仓一样儿,出身市井,平头小老百姓,所以对于周仓这样儿的话,他们是很喜欢,觉得很亲切。
 
    因此,这样儿确实是激起了不少人的斗志,所以倒霉的只能是凉州军士卒了。
 
    马超众人是看得清清楚楚,虽说距离不是那么近,但是大致的情况,他们可都是知道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费祎说道:“主公,属下认为,我军该退兵了!”
 
    马超没直接回答是与不是,而是直接问向了郭嘉和阎圃两人,“不知道奉孝和阎圃先生以为呢?”
 
   
 
    两人可都是马超的军师,都是凉州军帐下的人物,马超的属下,所以自然是有资格去说什么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